红雀

当一个干净明亮的人是做不到的。

© 红雀

Powered by LOFTER

  我以为他离开了我。他在对我笑,神色阴郁的笑。像是他的父母死在他的面前或是别的什么我难以想象的凄惨的事情,我知道他见过比那糟糕一万倍的光景。这种人笑起来也不会好看的。

  他说,你为什么要走。可是明明就是你把我给赶走了。我想回应他,话语卡在喉咙间,什么也没说出口。没意义的,什么都没意义了。过去了,走掉了,飘散了,就像我和他之间,什么也没有,什么也不剩下。

  过来。我听见他说。

  我后退两步。

  这个世界上什么也没有。我只剩下你了。

 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了。我想嘲笑他。他看向我,脸上一如既往病怏怏的神色,惨白,他的人还是像那一捅就能破穿的白纸。我什么也不剩了。他平时总爱说些大话,我知道,这个新生的纪元没有比我更加了解他的人,所以我知道这次他是认真的。可那与我有什么关系呢。我有好多好多东西,整个国家,而他,是其中我最不想要的那一件。

评论
热度(2)
2017-05-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