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雀

当一个干净明亮的人是做不到的。

© 红雀

Powered by LOFTER

  “怎样都好吧……你说你抑郁?我的小朋友?”她把细细长长的香烟伸到烟灰缸里,零星的灰烬落下,金红的火点映在深红色的唇上,在黑暗中依然格外的显眼,“噢,你变漂亮了……?”

  坐在前方沙发上的女孩紧攥着她的衣服,在那张柔软的单人沙发上显得有些局促不安:“我爱你。要我说多少次都行,我爱你。我想被你占有。”

  她摇了摇头,棕灰色的头发抖了两下。她的黑色眼睛望着女孩:“小朋友。这不是凭借你的爱能够解决的事情。”女孩的身子抖了两下。小朋友。她总是这么叫她,喊她起床的时候,给她做饭的时候,为她辅导习题的时候,做爱的时候。残忍的撕碎两人关系的时候。女孩看得出来她消瘦了,眼睛下的黑眼圈更加重了几分。她这几天好好睡觉了吗?她是不是跟她一样,生活突然失去了一切的重心呢。她胡思乱想着。看着她灭掉了香烟,涂着奶白色指甲油的手指握住了她的下巴。她吻了她,仅仅是嘴唇相碰,与她们无数次做过的深吻不同。一个普通的问候似的吻,带有她讨厌的薄荷烟的味道。她们都回不去了,跟何况曾经主动要离开的是——

  放弃吧。

  撕碎吧。

  把一切都毁灭吧。

  可是她——

  “嘘,这就是一场游戏。”她的熟悉的沐浴露的气息,萦绕在她的鼻尖,“如你心愿。只是我不小心输掉了,game over了,现在该是重启的时候了。小朋友,去和你的她在一起吧。”

  她突然被推开,推出了那扇门。还穿着她来时的鞋,拿着她来时便利店买的便当。楼道里的橙色灯光昏暗。她被彻底的拒绝了,那扇大门在她的面前紧闭,并且永远不会再次打开了。她突然很想哭,其实也不是那么想,到底她爱不爱她——都还很难说。那她为什么今天要来到这里,连她自己也不太知道。她后退两步,转身把便当丢进了垃圾桶,看了看还没有打开包装的方盒子,然后走掉了。

  她不知道,在门的那边,她倒在了地上,目光只是盯着天花板,黑暗中有一只虫子在她面前转来转去。她真傻。有一滴眼泪突然流下来。“我爱你。”她说,很慢慢的说。然后她把身子蜷缩起来,口红弄脏了白色的衬衫。她只是做了一遍那个口型,然后她慢慢的,又把身子伸展开来。电话在黑暗中响动着,她知道她该去上班了。衣服不换可不行。

  

  

评论
热度(1)
2017-03-19